Breathing与他的“燃烧的远征”绘画艺术

魔兽世界运营团队June 4th 8:00am发布

《魔兽世界》的艺术深入人心,同时也激励了社区画师们,他们的作品们是成为了一代人的电脑桌面壁纸。

Breathing(微博:果子狸爬大树),《魔兽世界》国服著名同人画师,十余年间为《魔兽世界》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的经典画作,更有多副作品被玩家朋友们误以为是官方原画。

今天我们将为大家回顾这些来自Breathing老师的经典作品,文末还将提供壁纸尺寸的原画下载。现在,让我们欣赏作品,一起听他说说自己与《魔兽世界》的故事。


人物专访

Breathing
Breathing

Breathing老师,先和大家介绍下自己吧。

Breathing:大家好,我是一位轨道交通行业的建筑设计师,大家比较熟悉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位魔兽世界的同人画师。

可以说一说自己《魔兽世界》的游戏经历么?

Breathing:接触暴雪游戏如魔兽争霸、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等游戏开始,算是比较早的,而在暴雪2005年推出魔兽世界国服的时候就开始玩了,一直到现在还在期盼着这款游戏的不断更新。现在有的空话,还会上线做任务下随机副本,主要是体验剧情。现在主要玩猎人,前不久由暗夜精灵转成虚空精灵。

《艾萨拉》
《艾萨拉》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为《魔兽世界》创作画作的?为什么会以魔兽世界为主题呢?

Breathing:应该早在2005年魔兽世界出现之前的魔兽争霸时代就开始创作相关的画作,后来也因此喜欢了同一个世界设定而来的魔兽世界,而当时的设定很多只有文字描述,给我很多想象空间,一边画游戏,一边我就想把这些人物和场景都画出来,于是开始了尝试。

您还记得为魔兽世界创作的第一副画作是哪一张么?

Breathing:真要算魔兽世界的画作估计是一幅《艾萨拉》,应该是看了魔兽世界背景设定有感而发的作品。当时看完玩游戏同时还看了《上古之战》三部曲小说,就特别想画出号称“光中之光”的女皇。

悬挂在暴雪办公室的画作
悬挂在暴雪办公室的画作

在创作《魔兽世界》画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有趣的花絮或者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Breathing:就是通过游戏,很多相关画作被大家喜欢,从而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个是最开心的。其余有点有意思的就是有时候画作被误认为官方设定图的事,或者直接被暴雪人员做成T恤图案直接穿在身上,还有被做成玻璃彩绘灯箱挂在暴雪总部的某个办公室。

您创作很多画作经常被当成官方绘画,对此您有什么感想?

Breathing:印象比较深刻的应该还是《艾萨拉》那张图,不知怎么就被暴雪游戏设计师认为是以前古早的官方设定而放进副本,做成了《大地裂变》版本的时光之穴副本——永恒之井里的NPC,那个版本不是后来变成娜迦形态的艾萨拉,而是人形角色。刚出来的版本还真是和我画的造型很接近,后来被玩家指出后改了部分服装,以示区别。虽然是个乌龙,当时觉得很开心,毕竟间接参与设计了我喜欢的游戏的一部分。

《伊利丹的回忆》
《伊利丹的回忆》

您的画作后来转向了玻璃彩绘风格,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呢?

Breathing:正如之前我说了,我喜欢魔兽世界的很大部分原因是喜欢背景故事和设定,之前只是画一个人物肖像或者某个场景,无法将整个故事彰显出来,于是向古代壁画学习,讲故事时空压缩到一个平面来表达,再加上看了很多教堂玻璃彩绘,于是尝试画了玻璃彩绘风的魔兽世界故事,效果特别有意思。

《魔兽世界》在您的经历里,处在什么样的一个位置?

Breathing:现实里通过这个游戏我的社交圈大大扩展了,遇到同好的时候又谈不完的话题和分享,以前喜欢看科幻奇幻故事的小众爱好也有了共鸣,连同事之间也能交流除了工作以外的内容。同时也让我在绘画这条路上走更远,为了画出我心目中的魔兽世界,不断提高技法探索新画风,让我能感受到完成一幅幅作品带来的快乐。魔兽世界的创作带给我很多愉快的回忆。

现在,您对《魔兽世界》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与期待?

Breathing:期待和尝试,期待每一次新的更新带来得新故事和新场景,同时也尝试去深入的玩一把,体验年轻时候的幸福。期待的话,一是期待能不断更新不完结,二是希望推成出新有新的玩法,能让各种人群都玩得开心。


画作欣赏

《不洁的冰雪》
《瓦斯琪女士》
《血精灵王子》
《海加尔山》
《纳格兰的云天》
《萨格拉斯与艾格文》
《太阳泪》
《旅途》

为了感谢Breathing老师多年来对《魔兽世界》的热爱与付出,在本次《魔兽世界》音乐节成都站上,我们将展出大量Breathing老师的画作,欢迎大家前往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