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最新的浏览器可以获得更好的体验
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作者:Gavin Jurgens-Fyhrie

作者序

嘿,朋友。我是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你手上拿的这本书正代表你想要成为像我一样的人,而又有谁不想象我一样有权有势呢?现今世界可没有任何活着的地精比我还要更有权势和更加危险了,我可是个能给你成功秘方的人吶。

不过我要先专门针对你现在的行为做个具有法律约束性的友情提示。

如果你已经翻阅过这本书然却还没打算买下它,那你就是在偷窃。你以为浏览书籍不算是个犯罪吗?你以为这是你身为消费者的权利吗?你可真的大错特错了,你这个赖帐不还的混蛋!这个世界就是有许多像你这样想白吃午餐的人,我去年的营收才跌了不少,害我没办法在我的豪宅新增食用家具大厅。搞得我现在没有应得的巧克力躺椅配尖角蛋糕枕,只能够用一般的丝绸家具。难道你觉得丝绸可以吃吗?我看你连丝绸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吧?丝绸是从蠕虫的嘴巴吐出来的,懂了吧!你真的应该好好的改变改变一下自己。所以现在就立刻买下我的书,否则我手下那些超强的刺客会把你当做躲在污水的老鼠窃贼一样追杀你到死。

什么?你怀疑我?我们见过面吗?告诉你,我可不是靠着空头的恐吓来当上贸易大王的,这个位置才不是像那些粉红皮肤的人类国王一样可以轻松的靠世袭方式继承。因此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一共有三十二个间谍躲在暗处观察你紧张的舔着自己嘴唇的蠢样,你最好相信这是真的,朋友。

别花费精力去查看你的四周了,你看不到他们的。别再浪费我的时间和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了。两万金币就可以买到我这本自传可是很便宜的价格啊。而且如果你在书店看超过这一行字还不买下,那我一定会动用我商业帝国的一分一力来毁灭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很好。现在,去找那个该死的店员付钱吧。

付完了?你确定?很好。嗯,多谢你买了我这本书,衰仔。你想当个贸易大王?可是我却想要有一支由魔能机甲组成的军队,然后这些机器人的每个拳头都画上了我的脸。只可惜和燃烧军团做协商太堕落了,所以我想我和你都没办法达到自己的愿望。

至于为何你不能当贸易大王这件事,这是因为所有的候补位置都被比你更好的地精占住了,这就是原因。你还差得远,不过别担心。你找对地精来帮你的忙了。

你或许听过一些有关我的传言,如“加里维克斯当上贸易大王是靠着爆炸、卖光商品,或是出卖每一个他认识的人的方式。当卡亚罗火山爆发时,只有加里维克斯有避难船,他对每一个上船的难民都收取了他们毕生的积蓄当做费用。然后他就把每一个上层社会的地精都当成像香肠一样打包起来准备将他们当奴隶卖掉。那个如同妖怪般的加里维克斯为了更多的杏仁币就背叛了他的所有族人。”

好像很恐怖,是吧?

猜猜看,这些谣言是真是假呢?它们都是真的。为何我要撒谎隐瞒这件事呢?我绝不会对我自己感到光荣的事情遮遮掩掩。如果这个世界明天就要碎裂成两半,那么我就会买下黑暗之门,然后在上面盖一个收费站,对每一个难民收取他们口袋内的最后一块零钱、手上的所有戒指,再咬一口他们唯一的三明治,最后要求他们签下替我建造一个飞在纳格兰天空的火箭宫殿的卖身契约。这个就是地精的生活方式!供需!这就是真理!

但是,嘿。不过你已经花钱买了门票,所以接下来就是你应得的信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贸易大王的三个商业机密。我不用花费很多时间来告诉你。事实上如果你快速的翻过这本书,你就会知道后面那三百多页只是把旧报纸以及鱼肉干食谱复制贴上而已。

很抱歉,朋友。本书不能退款。

商业秘密1:别让任何人动你的曲奇饼。

10岁生日那天,我接手了家族的修补生意和当地的辛迪加犯罪集团。这可比将镜子卖给血精灵简单。好好听着….

生日那天早上,一如既往:我爸爸差点害死了我。

虽然这并非他本意。而事实上,这就是他的问题所在。他不管做什么,总是事与愿违。处理爆炸物时要是也这样,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了。他唯一能呆的店铺(其实就是他开的)在苦工镇贫民窟臭名昭著地区的深处。在那儿,即便是贸易大王马尔蒂的收税人都没法保证安全。上一个收税员被骗走了靴子,遭到别人袭击,受尽凌辱,随后被绑在火药桶上,滚回了老地精那里时,嘴里塞着一封礼貌的拒绝信。

我爸爸把逃税看成为了附加福利。而我只看到泥泞的街道和散发臭气的垃圾。这种地方连老鼠都呆不下去了。我爸觉得有一天他可以用一项发明震惊世界。而我觉得他把我们都炸飞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在生日前夜,我决定逃跑,像妈妈一样当一名海盗。

我花了一整夜来打包和计划。五块塞在破靴里的杏仁饼币就是我全部的家当。破晓时分,我爸起床,并开始在店里瞎折腾,还在那自言自语。他的研发也就三个阶段——乐观,焦虑,恐慌——其中第三个阶段可能会让你失去几根手指和大部分皮肤。当我捆紧行李,正把它硬塞到发霉的床垫下时,我爸正进行到第2.9阶段。

“来吧”,他隔着两张纸糊成的薄墙嘟囔着。“再紧一点点…一点点就好…哎哟。糟糕。喔,不。不!快停下!孩子!快醒醒,拿个东西挡一挡!”

我疲惫地举起自己的衬铅枕头,这时一只机械脸的橙色泰迪熊破墙而入。它看到我,发出一声尖叫后就爆炸了,弹片疯狂地飞向各个方向。

脏兮兮的大厅里脚步声雷霆般作响,爸爸冲进了我的房间。他没有敲门,这可不是因为他的匆忙。凝固汽油在上个月就把门融掉了。

“没事吧,孩子?”看到了吗?完美的实验!水平燃烧,锁定目标,陀螺仪旋转,爆炸!工会说用炸开道路的微炸弹和火箭推进燃料会把这整个附近都给融掉,不过经我们证明——”

破碎的枕头被我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金属声。

“这就是那唯一的原型机,对吧?”

“呃,是的,不过——”

“那你的设计蓝图呢?”我故意逐渐压低声音,引诱他回答。我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

“被一只机械鸡偷了。”

这倒很新鲜,不过他没有打算转移我的注意力。

“你没法再做了吧?”

他张张嘴巴想要立刻回击我。随后,他恐惧地睁大了眼睛。我点点头。早上的这套例行公事宣告结束。是吃早饭的时候了,然后上路。

“没关系的,孩子。我现在想通了。在可爱物品中隐藏爆炸物可是一个完全未开发过的市场。我们要发财了!”

“爸,我们唯一摆脱贫穷的办法就是你把咱俩都炸飞了,”我顶嘴道。

“这么说可不公平,加斯特。我们迟早会成功的。”

“你知道么?你是对的。你总有一天会成功地把我们俩都杀了的。我看好你哟。”

“嘿!外面可有成堆的地精孩子希望自己的爹妈是修补匠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曾幻想——“

“真的吗,老爸?又讲那故事?”

“——我的爸妈不要再铲污水了,搞点爆炸什么的。你那么害怕爆炸让我很忧心啊这不是地精的风格。”

“才怪!你知道什么才不是地精的风格吗?养个孩子,然后叫他‘一边儿玩儿去’。可你知道问题出在哪么?没人和我一块儿玩!杰尔奇整天都在编织导火索。德鲁兹起得比鸡还早,一早就去和水泥。你要知道我爸爸不逼着我去给他干点活有多丢人啊!”

爸爸举起双手,转身走回店里低矮的门厅。

“我告诉你”,他喊道。“你干嘛不把这里的生意留给我,然后由我把糖果曲奇留给路过的第一个小寿星吃呢?”

“我很确定你要过很久才能做成一笔生意的!”我在他背后嚷道,却心不在焉。糖果曲奇!路上的口粮!

“你以为你能干得更好吗?”他在店里嚷嚷着。“你随时可以去试试看啊——呃,您好,先生。”

听起来,我爸的生意来了。我觉得这是旅途的好兆头。如果连生意这种几乎不可能在我爸的店铺出现的事情都能发生,显然我在科赞岛找到一艘船就不成问题啦;管他呢,搞不好我还能找到一只驯服的鲨鱼,让它把我带到纸杯蛋糕和铂金打造的魔法岛上呢。我去门厅去拿曲奇了。

糖果面包店已经消失了。在兽人来到艾泽拉斯大陆的几年以前,这家在街角的店铺在第二次战争中受到了轻微轰炸,而在第四次贸易战争中被炸了个底朝天,随后在和平战争中被炸掉了。整整一个月街区里都弥漫着烧焦的糖和尸体的气味。我是说:如果你没吃过糖果面包店的曲奇,那就不算吃过真正的曲奇。就是这样。

那些曲奇大到可以用两只手拿,外圈微微有些棕色。里面的巧克力块有食人魔的拳头那么大。闻起来有淡淡的肉桂香,上面洒上水晶般的糖块。如此美味的饼干,我一年只能拿到一块。

走到门廊的末端,我呆住了,半影荫蔽着我。我早该知道的。哪有什么顾客。斯科佐和他的白痴爪牙又来找我爸的麻烦了。

在苦工镇上,就连罪犯们也是濒临破产的边缘,就连铜币街帮这帮家伙也不例外。我看得到那个白痴斯科佐耳朵上戴着假金耳环并穿着臭气熏天的百衲衣。他此生唯一有意义的事就是和我纠缠不清。

他把我爸猛推到只剩三支半脚的工作台旁。在工作台的另一端,我的曲奇在我们家唯一的盘子上摇晃。我喉咙里发出嘶嘶声,但是我不会因为曲奇掉到地上而不吃掉它。你也会这样的,相信我。

“我们要怎么对付你呢,鲁兹克?”斯科佐说道。“你从来不按时付保护费。”“你根本就没付过保护费。”“我可不想鲁姆波明早回来然后炸飞…”斯科佐脸一沉, 因为他除了看见一堆炸药之后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你们可能听说过,那堆炸药应该是会爆炸的。

“那个,对不起!”我爸说。“预算变得紧张了。“我几乎没有钱付给供应商了!”

“还有糖果,貌似,”斯科佐边说边越过他去抓……

过了,

我的,

曲奇饼。

“今晚之前,用你全部家当还清你的欠款”,他边说边把曲奇饼往嘴里塞。无价的碎屑雨点般从他油腻腻的翻领掉落。“否则的话我就把你点着了你当火把,烧光你的店。”

他眨着眼,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我, 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吐出剩下的曲奇饼渣.

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为了曲奇饼,我早就已经离开家去南海当一个低贱的海盗头子了,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我蹒跚的走进店里。爸爸在和我说话,但是我除了心脏跳动声音之外,什么也听不到。

如果我愿意,我早就离开科赞岛了,但那并不意味着这里出现了什么问题。我爸被那帮混蛋抢走了东西。我被他们抢走了曲奇饼。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这么穷。显然,斯科佐有一个团伙。显然,他有武器和人手。但是,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些想法.比如说派一个飞艇舰队去轰炸豺狼人小茅屋:上满油和尖锐的武器,诸如此类的。这生意是我爸爸的。这生意也是我的东西。那些曲奇——我的东西。我没有责怪斯科佐偷东西的意图,但是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属于我的东西,我的东西。无论代价如何。

十分钟以后,我随着斯科佐手下的一个放高利贷的家伙穿过小镇,那家伙身边围着一群抽着雪茄傻笑的壮汉。

“说白了,”,他咯咯笑道。“你欠我老板的钱,”“但是你竟准备借他的钱用来还他的债?”

“没错。”我说。

“带利息的?”放贷者抿着嘴唇,忍着笑,问道。

“随你便。”我面无表情。

“好的,小鬼。”他边说边数钱给我。“但是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你老爹惹上这麻烦。”“你的家族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在地精的世界里,传播得比一部新的枪药女孩月历更快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被当众羞辱。斯科佐那晚带来了他所有的手下和放贷者。整条铜币街上,我们忠实的邻居们倚靠在门边看着修补匠和他的傻瓜儿子被洗劫一空之后被逐出小镇。只有爸爸走了。他又去寻找另外的曲奇饼,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就是这样一个不知孰轻孰重的老好人。但这个跟曲奇饼无关。

斯科佐和他的手下站在了我面前,就像一把恶心的箭射过来一般。

“你有钱还了吗,小鬼?”他问道。他的暴徒们探着头,等着看我吓得说不出话来的好戏。

“连本带利,”我说。

斯科佐一把从我手上夺过钱袋,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就和他的手下一道扬长而去。没错。他根本没有点钱。真难以想象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比卖香肠更复杂的事情。

“跟你交易够爽快,小鬼!”他头也不回地说到:“鲁姆波,拿着包。”“真他妈够重的。”

“没准是炸药呢。”我有心地提醒道。

那会离照相机被发明出来还有好几年呢,不过我真希望能拍下那藏在钱下面的炸药爆炸前的一瞬间斯科佐和他的那帮人惊恐扭曲的表情。

烟消云散之后,整个团伙都被炸飞了。我迟钝的邻居们,在恐惧的笼罩下,盯着那个炸出来的大坑,再盯着我。

我笑了笑,手指向天空。千百双眼睛顺着我的目光向上看。

斯科佐,他的手下,还有他着火的钱从天空雨点般掉下来。

我穿过街道去找砖瓦匠贝佐克,我的邻居们紧跟着我一路欢呼。当然,这个小花招花掉了老爸剩下的钱付利息和买炸药,不过到了周末,这400杏仁饼币不过是小钱罢了。

“哇,哇!”贝佐克惊讶地看着地精们像世界上最讨厌的珍宝猎人一样,从弯曲的门和油腻的小巷钻出来寻找每一枚没损坏的杏仁饼币。“别挡道孩子!”“我们自由啦!”

“别高兴的太早了。”我若无其事的躲过一个着了火的袜子。“这里没人罩了。一旦其他的团伙得知斯科佐团伙完蛋了,就会过来抢地盘。”所以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找到保护我们贸易通道的方法。

“没错!”贝佐克眉飞色舞地说。“这主意太棒了!也许很快我们就可以了!”

“不,”我说道“明早到这儿来一下,我会准备一份合同。你继续负责生产,好吗?我先帮你把这些难缠的生意接下来吧。”

“啊?”贝佐克眨巴着眼睛。他刚刚一直在盯着天空中那羽毛般飘着的着了火的杏仁饼币余烬。“等等,你说你可以做我的生意?听着,孩子……”

“嘣,”我说道。

“嘣?”贝佐克有些退缩

“嘣。”

“你‘嘣’什么?”

“我就是喜欢说‘嘣’”,用那种低沉的,只有孩子们才不会在意的声音。“这样,你明天早上过来就是了。在你发现到你已经发财了之后或许才会意识到是我在罩着你。”

贝佐克当然不是懦夫。他只是在纠结是否要付这笔钱。而像他那样的人往往只是想通过投机取巧的方式来赚钱。

“你知道吗,孩子?为什么拒绝这事?如果我不想干的话,我可以全身而退?”

“当然,我会调整一下合同内容的,”我说道。他只需要把所有的生意都留给我做,然后每年定期付我管理的费用,接下来每周穿三次熊娃娃装为我老爸新投产的可爱的小炸弹打打广告就行了。

我趁贝佐克拿着梯子去清理屋顶上的那片着火的杏仁饼币的时候就打道回府了。老爸回来时,我正忙着写我的第一份合同书,密密麻麻的字小到戴眼镜都看不清楚。事实上写合同很简单,只要你一心想着骗那些签字的可怜白痴就行了,你要知道,大部份的人都会觉得在他签字前,每一个字都确认过了,而不是自己去请十个律师在法庭上逐字地解读合约书,从而让自己能够掌控全局。

老爸跺了跺脚,清了清喉咙。

“我还可以做得更好,”我抢先说道。我不用抬头看他就知道他必然已经知道了爆炸的事情。

“什。。。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手上的那张纸已经被他揉皱了。

“你不是问我是否能把生意做得更好吗?告诉你,我可以。明天早上我们就能够获得贝佐克的金钱了,甚至更多,但是我需要你在这里签个字。”

他沉默良久。趁他沉默的这段时间,我又写了几行。

“你真的很像你妈,”他终于开口了。“好吧,我给你一周时间如果我没有看到业绩上有什么增长的话,那还是让我来吧?”

是的,他觉得他是在激励我,指望我能经历一次失败并从中吸取教训。但是他留给了我一个新的曲奇饼和相关的工作。在写第三遍草稿的时候曲奇饼已经软了,但我打算把他留着来提醒自己。我仍然占有它。

当老爸给我的期限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这一街区已经有一半的生意都归入了我的门下了。我即将搬走了,但我给老爸留下了三箱炸药,一套防爆衣和一笔额外的钱。

我知道你想说这事做的有点娘。但我要提醒你,自作聪明的小子,那时候我才十岁。当你还在加尔扎克·烧麦的健康食物工厂附近的有毒排泄油中因游泳而中毒得病时,我就已经赚到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

另外,他还是我老爸。我非常照顾所有的,我的东西。

商业秘密2:你要么残忍无情,要么受人欺凌。没有第三种选择。

许多年过去了。我不会向你详细述说我如何经营一个又一个生意——接手,起步,出售,摧毁。我赢了:这就是全部。我赢得了所有我想要的东西。

不是因为运气,不是。运气这东西并不存在。输家才需要运气。如果你变得足够强大,迅速和坚决,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中开拓出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那么其他人将卑躬屈膝的带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东西,只是为成为你成功的一部分而欢欣鼓舞。

好吧,我是指大部分人。有时候,你可能会遇到其他成功人士。如果你不先干掉他们,他们就会干掉你,就像在投资公司的伐木聚会上砍倒一颗圣树一样。

回顾第二次战争,那时我还是科赞升起的新星。铜币街联合企业的主席,修补匠联盟的顾问,贸易联盟里重要的地精,还是锈水财阀里第二富有的人。贸易大王马尔蒂决定会会他潜在的竞争对手,于是礼貌的邀请我参加他女儿的生日宴会。

这个地精老头就像海盗船上的一大条肥皂那样受到大家的拥戴。有谣传说贸易大王斯蒂姆韦德正在通过他宣称的与部落间的一份专有合同赚取大量的财富。马尔蒂想如果部落的生意跑到南边去了,联盟接下来应该会找上我们。他钳制着贸易,确保锈水财阀有足够的货物和钱经受金融封锁并能用枪杆子让其他企业屈服。

确实是可靠的一招,但是这里也有问题:你手下大部分地精并不喜欢小心谨慎。小心谨慎令人厌恶。锈水财阀的权贵和金融家认为他们需要一个更加年轻的,更具侵略性的亲王取代马尔蒂的位置。猜猜会是谁?

经过六个月的密谋那晚终于来临了,远在马尔蒂发出生日宴会的邀请之前。所有声音都被掩盖了,所有人都被贿赂了。即使是其他的贸易大王也暗地里同意,他们也想让我这样一个毫无经验的对手上台。成功是必然的:当太阳升起时我将成为贸易大王。

我踏上了通往马尔蒂庭院的道路。我的私人助理茜茜·斯蒂尔泰克跑到我身边。多年后我因为她雇凶在游泳池旁杀我而炒掉了她。她穿得华丽优雅。

“先生,我撬开了……马尔蒂的书桌” 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他……把钥匙藏在了猎鹰雕像的下面。我发现了他的调查结果……关于其他亲王正在做的事情。”

“很好,”我说。马尔蒂正在变得头脑简单,如果他已经将这种东西随地乱扔的话。“他们在做什么?如果我们想保持竞争力的话就得像他们学习。”

茜茜粗略的翻阅着文件。

“建立雇佣军部队。”

“好点子。给南海海盗们送满满一篮金子吧。”

“真金还是巧克力,先生?”

“当然是巧克力。反正他们收下来之后会咬一下。或许还应该招待他们一顿。还能有别的什么?”

“香水。”

“香水?”

“贸易大王杜纳伊斯很吃这套,先生。”

“好吧。我来为你省点时间吧。所有的东西都在清单上了吗?找个手下去办这件事吧。还不快去。我还得去参加一个宴会。”

茜茜马上点头走开了。我才往庭院的方向走了三步,地精联盟的主管里德沃克斯就从灌木丛中就了出来。

“你记得我们的计划吗?”他小声说。

“是我制定的那个计划,”我几乎咬牙切齿。我的计划是建立在马尔蒂最大的弱点上的:他真的很爱他的女儿。如果你是一个贸易大王,你就不该和你的家人或朋友过于亲近;“好朋友”和“伙伴”谐音是有道理的。当然,我爸爸是个例外。他只对潮湿的木材有野心。此外,所有想要绑架他来威胁我的人都会发现一个地精能够将自己塞进大炮里并且将自己发射出去,毫发无伤的从科赞飞到藏宝海湾。

“别搞砸了,加里维克斯”里德沃克斯一边说着,一边爬回了灌木丛中。“也别有太多想法。你可能会获得贸易大王的称号,但是你将服务于我们,懂了吗?”

“你说的对,老板。”做梦去吧,白痴。

舞池边上的警卫微微点头,挥手招呼我过去。我用了两个月将贸易大王的侍卫们替换成我的佣兵。我漫步穿过。

有过当你步入宴会时所有人过来向你欢呼的经历么?没有?我推荐你感受一下。许多地精试图吸引我的注意或者请我喝一杯。我懒得理会他们,在递来的盘子里挑了一些龙虾怪泡芙饼。我在这里还有活要干。

我从未见过贸易大王的女儿奈莎。我的情报员说过她为这场宴会买了件蓝色的连衣裙和一个蜻蜓形的钻石发夹。他还补充说她看起来“令人眩目”。我自然解雇了他。但是当我在宴会上看到奈莎的时候,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需要对某人道歉。

她是如此的漂亮,你甚至相信为了她你值得加倍的付出。她皮肤的颜色像深绿色海洋,眼睛与翡翠矿里的午夜一样深邃。她盘绕着的头发的光泽 使得钻石发夹看起来像廉价货。

一只无形的手牵着我的肺,穿过人群将我拉向她。我无法把持了。我明白我必须控制住自己;A计划要靠我带她离开宴会并交到绑匪的手里,这样马尔蒂将会兵不血刃的投降。

“想跳舞吗?”我把A计划抛诸脑后,说道。

“为什么不呢?”她回答说。我意识到自始至终她都在注意着我过来。真不错。 “跟南德克斯一起无聊死了”,她说。

我带着她从伤心欲绝的银行职员身边离开,转向舞池的中央。我们边跳边聊,但是别指望我告诉你我们聊了些什么。我感觉有些醉了。我的野心陷入了大麻烦之中。如果我跟她父亲作对,我跟她就绝没有可能了。让我告诉你,她的美让我动摇着。我得表现得冷静一些。

“嫁给我,”我脱口而出。

她轻蔑的哼了一下。“我们都不怎么认识啊,加里维克斯先生”,她回答说。

“这不是问题”,我说。“我是——”

“铜币街企业合作组织的总裁,修补匠协会的顾问,贸易协会成员中重要的地精成员,也是锈水财阀中第二富有的人,”她说完了我想要说的话,然后笑了笑。

她居然把我的演讲稿都读完了!

“但是我不能嫁给你,”她继续说。“当然,你是交了几次好运,但是我喜欢冷酷的地精。冒险者。”

接下来的几秒钟,我哑口无言。虽然我并不擅长哑口无言,但是那几秒钟之后,我还是恢复了常态。

我告诉她我之前的经历。跟她说剪报上有关于神秘的医院大火,还有敲诈孤儿。告诉她那些尸体都埋在哪里。从这里开始,对话一头扎进了那些肮脏的东西里。

她将头歪向一旁倾听着。有时她会笑笑。

当我说完时,她耸耸肩说,“这是个好的开始。我猜。”

真是个贵妇,不是吗?在这之前,我都感到一股罪恶感—不,真是这样—对于B计划,但是我突然确信了B计划才是我赢得她的方法。她想要一个真正冷酷的地精。我简直像得到了她的鼓励!

我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吵闹,直到我被一只手杖轻轻敲了敲肩膀。我回头一看……噢。

“啊,看来你就是独占了我女儿的人呐,年轻的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马尔蒂放下他的手杖说到。他戴满厚重金戒指的手在那令人起疑的剑柄似的手杖把手上放松下来。

寂静笼罩了宴会。看惯了高层之间背后捅刀子的地精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终于见到你了真令人高兴。把你的手从货物上面拿开。”

“对不起,先生,”我从奈莎旁边走开。

“谢谢。我听说我的安全部队上个月烧掉了你的假冒品工厂。希望你不要记仇。这只是生意。”

“别说‘只是’这个词,先生,”我咧嘴笑道。“这样听起来像是在道歉。”

他紧皱的脸上浮现出狡猾的僵硬的笑容。“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你的,”他说。“你在我女儿的宴会上玩的开心吗?”

“她的宴会?”我向卫兵们发出了信号。“不再是的了。现在这是我的宴会。”

“你说什么?”马尔蒂皱紧眉毛吼道。

“截止今天日落,我已经通过各种幌子和小生意拥有了你在贸易联盟中的绝大部分财产。你可以去查,但是我已经买断了你的管理权,所以你不见得能够相信他们。我拥有了你的安全部队。我窃取了你的屋子所在的土地。你现在带的那些戒指也是从我的店里租来的。你完了,马尔蒂。你完了,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

远处一只鹦鹉咯咯直叫。马尔蒂的脸由红变紫,他环视周围寻找盟友,但看到的支持我的人从周围逼近过来。我双手示意他们不要靠近。为了给奈莎留下深刻印象,下一步需要人亲身接触。

“我的货船,”他咆哮道。“我一半的舰队正在向联盟运送武器。我可以赚到钱并将所有的东西都买回来。”

“我很高兴你提到这个,”我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个遥控。“我为你的客人们带来了一个节目。按下按钮吧。”

“不!”

“什么,你不喜欢惊喜吗?你害怕? 我还以为贸易大王都多有种呢!按下按钮,马尔蒂!”

马尔蒂像一只年迈的狮子露出了他的牙齿,用手指戳下了那个大大的红色开关。

港口中,他舰队的每艘船按照字母顺序爆炸并化为了咆哮的火球。

趁着马尔蒂震惊的一瞬,我从他手中夺过了手杖,将我的情报员告诉我的剑拔出,并将它指向了奈莎,我甚至都没有看奈莎一眼。

“那么。在我在你女儿身上开几个洞以及把你扔到卡亚罗火山里之前,你有一个小时时间离开科赞,”我笑吟吟的对马尔蒂说。然后我转向奈莎。“这么残忍无情怎么样?”

噢。她的脸变得如此苍白,我简直能看透它。

“太过了吗?”我斜眼瞄着她。

她怒气冲冲的绕过剑身走向我并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她扶起她爸爸的肩膀一同走出快要窒息的人群。

我扔下剑,伸出两只手和四只手指,以地精传统的手势庆祝着完全的胜利。客人们……现在应该叫我的客人们……欢呼着,从我身后冲向我,拍打我的背,祝贺我,把名片和贿赂偷偷的塞进我的口袋。我眼中没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相反的,我一直注视着奈莎,带着他的父亲离开庄园,一路下山。

商业秘密3:如果在你的退休计划中不包括替自己建造一个专属的宫殿,那你就错了。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你或许会想知道我是否会有什么遗憾。当然有了,在遇到并爱上她的十分钟内我就放逐我这一生的真爱,并且刻意策划了貌似纯属意外的准岳父之死。我所认识的所有人都曾尝试背叛我。我是孤家寡人。

哈! 就是这样。 哦,不,我那无尽的财富和权力就是我所拥有的一切! 天大的悲剧! 所以请赐给我同情的财富。

正如你所知,我每一年都送奈莎一幅新画,是一幅画有我享受财富的图。她则会送我几箱连接有爆炸物的普通盒子。 谁说感情只在朝朝暮暮,远隔天涯就不能产生感情呢?

我花费了好几年写这本精美的书,以至于我的手很容易就感到抽筋不舒服,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做个完结。你现在知道很多关于我的秘密了,不过千万不要洋洋得意。你永远都不可能打败我的。所有的陷阱最终都会为我所用,并转换成我的优势。 即使是那个原本我不打算提起他名字的地精试图叫那个野蛮兽人萨尔来杀我时,我还是占了上风。

我丝毫没有夸张。 你见过我的家吗? 你见过那一座在艾萨拉的山顶上的宫殿吗? 你从上面眺望过海景吗? 在上面打过手榴弹高尔夫吗? 你见过我的秘密酒窖吗? 你见过在我私人游泳池的撩人美女吗? 没有,你当然没有见过。我才不会欢迎输家来拜访。

不过,嘿,我可不是在自欺欺人。 我知道我没办法长生不老。你近来看过窗户外的景色吗? 这颗星球就像蛋壳那样碎裂了。 整个艾萨拉甚至可能在明天就躺在海底。

你买了我的书,所以我们两个现在是朋友了,对吧? 就是这样。 所以,万一你有幸,虽然概率很低,你能活的比我久,那么只有做一件事情才能让你成为整个地精全族的首脑。

当个赢家。

确实是这样。 我曾告诉过你,你必须要紧紧抓住那些属于你的东西,要冷酷无情,然后还要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宫殿可以让你残酷无情。不过如果你想要做和我一模一样的人,老兄,那你就必须把所有你看到的事物都当作属于自己可以任意拿取的东西。 然后你必须不择手段尽一切所能地去夺取。

所以抛开一切去当个赢家吧! 欺骗你的朋友和家人,剥削利用那些信任你的人,然后为自己窃取一座适合用来当起始点的豪宅。 好好赚饱你的利润吧!

“但是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变富人呢,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问到点子上了,朋友。不幸的是,你在这本书得不到答案,那是写在另一本书里的。而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并没有免费赠予事物的嗜好。

告诉你如何取得那本书: 只要开始把你的金钱、珠宝、油炸美食、稀有动物送到我的极乐宫殿来。 等到我觉得你已经付了足够的费用之后,我就会给你邮寄一份新书《用加里维克斯之道来致富》. 然后我可以私下给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什么鱼肉干食谱来填充欺骗之类的东西在残忍无情那一本书中*。

我期待未来和你做生意,好朋友(笨蛋)。

* “欺骗”这个词的意义(以下皆使用“这个词”来代替)是由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所做的定义。 任何尝试寻找这个词的定义会导致你被法律起诉。 任何试图自己定义这个词也会导致你被法律起诉。 还有任何抱怨这本书或是在接下来二十七本书籍内有关鱼人鳍汤、鱼人眼球汤、鱼人鳞汤和那些甚至无人问及的鱼人部位的汤的食谱也会导致你被法律起诉。而任何的法律起诉将导致毁灭性的报复法律行动。 可别和我玩什么花样,笨蛋。我可是有用不完的毒计,而你没有。